欢迎登录
国际专家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讲坛
特莫普鲁夫·杜拉姆巴扎:蒙古国与大图们倡议成员国之间的文化合作
发布日期:2015-09-07 09:59:29  发布单位:图们江国际合作学会  点击量:1000


3JR{TME{W)4@[I38LXASGMF.png


  蒙古国是“大图们倡议”成员国之一,在20多年的图们江区域开发中,成员国间各领域合作持续深化,是在文化交流方面,互相借鉴学习,不断向前发展。下面主要谈一谈蒙古国与大图们倡议成员国间各领域合作,特别是文化合作。


  蒙中文化领域合作发展迅速


  蒙古与中国一直保持着友好的睦邻关系。1949年10月16日,蒙中建立外交关系。两国于1950年分别在北京和乌兰巴托设立了大使馆。1951年,蒙古和中国开始了文化交流活动。近些年来,在两国政府之间文化交流计划的指导下,已经开展了多渠道、多层次、多形式的文化交流与合作。1994年,续签了《友好关系与合作协议》,蒙古与中国迎来了密切合作的新纪元。

  2014年,为了进行全方位合作,蒙古和中国由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3年10月,蒙古总理对中国进行官方访问期间签署了《蒙中战略伙伴关系中远期发展行为规划》,这为两国在未来几年里的双边关系发展提供了基本原则和方向。2014年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蒙古进行国事访问时,双方在贸易、基础设施、能源和金融等领域共签署了26项协议。

  蒙古同中国在采矿业、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一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合作。两国尤其重视扩大公路和交通方面的合作。2008年开始了中期贸易和经济合作计划,并于2014年续签。2014年还是“蒙中友好交流年”,蒙中双方将在政治、贸易、经济、文化、人文等领域开展一系列庆祝活动,拉近了蒙中两国人民的感情,并取得了广泛积极影响。

  两国在教育、文化和人道主义援助等方面也取得了稳步的发展。一系列文件的签署在加深双边关系的发展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文件有包括《2014-2017文化交流项目》、《2011-2015科技领域合作协议》、《2011-2016教育交流计划》、《2011-2016医疗卫生领域合作计划》,还有《保护为物质文化遗产理解备忘录》。

  2011年,“中国文化中心”在乌兰巴托成立,而蒙古也正在筹备在北京建立蒙古的文化中心。特别要说明的是,中国援助的体育馆于2010年交付使用,这也极大地提高了乌兰巴托组织国际性赛事的条件和可能性。


  韩国文化项目对蒙产生积极影响


  韩国与蒙古是1990年3月建立的外交关系。1991年3月,两国就“外贸、投资、经济、科学、技术和文化”等方面的合作签署了协议。自正式建立的外交关系以来,两国高端互访频繁。2000年以来,两国的经济关系增长迅速。现在,韩国是蒙古第三大贸易伙伴。

  2006年,韩国总理卢武铉访问蒙古,签署了《友好睦邻合作伙伴》。2011年,李明博总统访问期间,签署了《全面伙伴关系协议》。

  双边关系伊始,韩国的文化和教育项目就对蒙古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韩国实行自由的市场经济,并成功地加入了东北亚地区经济发展,这值得蒙古积极学习和效仿。

  韩国有很多个城市和省份已经同蒙古的城市和盟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比如:南洋州市同乌兰巴托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并开展了很多文化项目,蒙古城市因此受益,也正在朝向国际文化旅游城市迈进。


  蒙俄在多个领域加强合作


  蒙古和俄罗斯有着传统的友好关系。两国于1921年5月签署了《建议友好关系协议》,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于1922年分别在乌兰巴托和莫斯科设立了大使馆。

  外交关系的建立积极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发展,尤其是两国高层的互访更加大了两国在诸多领域的合作,这些领域有:政治、国防、公路、交通、采矿、食品、农业、教育、文化、科学和卫生。

  从2009年开始,两国本着战略伙伴关系的精神发展彼此之间的关系。俄罗斯联邦是第一个与蒙古建立战略关系的国家。到2014年底,蒙古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总量达到了16亿美元,其中蒙古进口额为15亿元,出口额6100万美元。

  蒙俄合资公司也在蒙古的经济发展中起了重大的作用,比如额尔登特—乌兰巴托铁路和蒙古俄罗斯有色金属冶金协会等,都在双边经济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今天,我们正同俄罗斯伙伴一起努力提升彼此的经济容量和司法环境。

  在教育领域,两国通过签署框架协议,从2000年到2013年间,已经有2760名学生通过蒙俄两国的政府协议留学俄罗斯。

  蒙古和俄罗斯政府还签署了签证豁免协议,两国公民可以享有30天的旅游或过境免签待遇,这极大促进了两国之间旅游业的发展。

  文化合作,尤其是文化贸易合作,将是大图们提议成员国之间在旅游业中最具合作前景的领域。然而,一些问题仍然存在,阻碍了成员国之间的文化合作,如:对大图们地区发展所带来的挑战缺乏足够的认识、基础设施不完善和签证限制等。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的解决。


  摘自:《图们江合作》2015年第3期(总第13期)专家来稿